媒体报道

谁不是拼劲全力,才能不被时代抛弃

字号+作者: 来源:虎嗅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8-10-16 10:33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现在有不少公司在开展少儿编程业务,也有很多家长选择送孩子去学习。为什么这个行业近年能持续受到热捧?也许我们要从历史规律中去寻找答案。家长,你为什么'...

现在有不少公司在开展少儿编程业务,也有很多家长选择送孩子去学习。为什么这个行业近年能持续受到热捧?也许我们要从历史规律中去寻找答案。

家长,你为什么焦虑?社会需求所在,个人追求所向。

这熟悉的宣传口号曾经响彻大江南北。彼时正值1970年代末,刚刚恢复高考制度的中国百废待兴。伴随着工业化的迫切需求,整个社会对技术革新,技术改造的需求异常强烈。

在这句“数理化走遍天下”的引导中,大量家长全力送孩子学习数理知识,课外补习班也在此时开始萌芽。

到了1986年,我国培养的首批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高中学生被清华、北大等校免试录取。一些中学见到培养奥数获奖学生能提高升学率,便开始办奥数班。随之奥数成绩也成为大学优先录取学生的条件之一。结果是奥数班从高中延伸到初中、小学,泛滥于全国。

(((1)))同样的规律发生在随后90年代的“外语热”当中——当时代的齿轮开始呼唤WTO,中美协议的签定让越来越多外国企业来华掘金。同时,留学也成了越来越多中国家庭现实的选择。

而在这一波浪潮中,帮助从事零散英语培训助被辞退的北大教师俞敏洪挣到了第一桶金,一年后,他的新东方学校在一间10平米的屋子里成立,后面的故事你我都很熟悉了。

同一时期,大量家长“抛弃”数理化,转而将孩子送去打磨英语,外语培训由此泛滥。此后公共英语考试像奥数一样成为K12阶段升学“硬通货”,四六级也与大学学位挂钩。

到了近几年,当拔尖选优的条件逐渐多元后,时代需要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被辨识的优才。

于是,拥有至少一两种才艺,就成了00后少年的必选项,种类繁多的“特长班”借着素质教育的风口遍地开花。从音乐舞蹈、钢琴辩论再到马术、专利发明。没有特长傍身的学生,在任一级别的选拔中都显得力不从心。当选拔标准越发繁琐,如何优化孩子的选择就成了家长的难题。

以上种种事实表明,中国家长的焦虑更多来自时代的更迭,如果不能提前为未来的时代变迁做好准备,孩子就容易被时代悄悄的亏待。

新的赛道在哪里?

社会需求迭代提速,家长焦虑的阵痛间隔同样在变短。他们担忧的不是子女不够优秀,更多的是标准“朝令夕改”,今日子女之所长转眼就沦为无用功。“以不变应万变”,将宝完全压在应试学科的“虎爸狼妈”最先受到冲击。

(近年教育部主要编程相关政策一览)

从2013年8月教育部《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》开始,一系列针对应试教育内容相关的限制措施陆续出台,到了2018年教育部再发《培训机构专项治理通知》,课外应试培训机构也被切割。曾经火热的数学、英语培训都因为无法摆脱应试因素陷于停摆(K12阶段)。在这个赛道上,依靠家长投入收效越发不明显。

但教育摆脱不了选拔与竞争,大家都在寻找新的赛道。其实,答案已经初现端倪。

如今中国社会已进入信息时代,而未来是AI时代,当智能家居、无人驾驶、物联网成为十几年后的日常,不能自由与AI对话的人,可能就会像现在玩不转智能机的老年人一样,身负巨大的格格不入感。

与信息社会接轨的方向,已经成为下个时代的必备敲门砖。

中国家长的嗅觉向来准确灵敏,历史证明他们在这方面基本从没错过。从2017年开始,少儿编程进入一个“爆发期”,众多家长选择将子女送入培训机构专门学习编程内容。

“从去年到今年,创意编程的全国国赛,参赛作品从去年的4530个到今年的49000多个,整整十几倍的增长。”网易卡搭编程负责人曹智清这样告诉虎嗅。而家长对少儿编程的投入热情也可以通过数据窥见一二,线下的编程教育机构收费大多在2万元左右一年,一周1.5小时课。即使收费水平明显高于不少兴趣培训,家长依然照选不误。

而市场对少儿编程的热情也反馈到了资本市场。

根据公开资料,2017年少儿编程行业共披露12起融资事件,涉及10家企业。已公开融资金额大多处于千万量级,最多一笔为1.2亿元人民币(外币融资单笔纪录为3000万美元),整个少儿编程市场仍处于快速升温状态。

少儿编程不是预备码农

少儿编程行业虽然红火,但对于家长来说,如何选一个适合孩子的少儿编程课程,又成为痛点。从培训课程的历史经验来看,不论是学数理化、外语、才艺哪一种,其实家长并不是想让孩子成为这方面的专家(也实现不了),而是着眼于具备下一个时代最基本的敲门砖。

对于市面上不少少儿编程课程专教孩子某一类或几类编程软件来看,短时间也许能成为部分应试的通路。但信息技术的迭代异常迅速,可能不会像奥数、英语一样存在长期恒定的选拔指标,少儿编程对单一程序的追求容易遭遇市场淘汰。

而从目的性来看,少儿编程也不能功利到追求让孩子以后都去当码农,而是掌握基本编程的方法论,即解决问题的能力。从这点看,网易卡搭编程也许能提供不一样的解决方案。

“对于少儿编程的定义,跟我们这一代已经不一样了”卡搭负责人曹智清在与虎嗅的访谈中如是说道:“当时是把它当成一种技能去学习,现在的孩子不会去学程序员,去用算法解某一个问题。”

“这一代孩子是需要去跟机器打交道的,所以在碰到问题的时候需要去明白,问题背后真实计算方面的原理问题是什么。”而在实际操作中,为了便于孩子入门上手,卡搭选择了更多用图形编程取代生硬的代码。

而针对少儿编程行业普遍存在的课程生命周期短,用户存留难的问题,卡搭在推出时就选择了构建开放生态。

“不仅仅是去学一个语言,这也是为什么要打造成一个STEAM的体系。”曹智清介绍,从内容看,从Scratch再到最新纳入Python,以及科技素养类内容,卡搭教学维度在不断增加。而从产品角度,与乐高教育的合作,让卡搭实现了软件与硬件打通,通过玩具的“伴玩”属性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。

“很多的课程设计,真的是从小孩子的视角,观点出发。”网易副总裁庞大智这样解释道。在他看来,下一代长大的时候,社会当中所有重复性劳动,或多或少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,而这需要程序控制。

“对于我们的下一代来说,计算思维可能会成为基本的生存本能。”不能适应的孩子很可能会被淘汰。而卡搭通过开放免费的社区,理论上任何孩子都可以参与讨论,这给没条件接触少儿编程的孩子,提供了一种可能性。

普及少儿编程内容,使更多孩子免于落后的无力感,这也是网易卡搭编程立足公共价值的一份心意。

写在最后

“在互联网时代,如果你停止学习,它会对你的日常生活产生影响”,83岁的日本老太若宫雅子“半路出家”投入编程学习,成为世界最年长的iOS开发者,也受到了苹果CEO库克接待。

在她的介绍里,编程开发的初衷是解决老年人对智能设备的接纳问题,但从另一方面也是在拼尽全力避免与时代脱节。

“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会失去很多东西,你的丈夫,你的工作,你的头发,你的视力。但当你开始学习新东西的时候,不管是编程还是弹钢琴,这些都是一种加分,是一种激励。"

也许在时间面前,本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。所有人都在挣扎着,避免被时代惩罚。

欢迎使用浙江省网上税务局
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