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报道

竟然敢敲我十万元竹杠?冯玉祥兵变时点名要抓此人!

字号+作者: 来源:看北朝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8-10-11 13:59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冯玉祥的随身参谋孙冠贤,讲过他从石敬亭那里听到的李彦青被杀的整个过程。不过这事儿,我却得从头说起,还得说一些孙冠贤没说过,刻意回避的东西。1922年,第一'...

冯玉祥的随身参谋孙冠贤,讲过他从石敬亭那里听到的李彦青被杀的整个过程。不过这事儿,我却得从头说起,还得说一些孙冠贤没说过,刻意回避的东西。1922年,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,陕西督军冯玉祥奉调来河南,打败赵倜,当上了河南督军,在陆军总长张绍曾的支持下,在原有1师2旅4个步兵团和骑兵、炮兵各1个团的基础上,又吞并豫军,整编为三个混成旅(6个团),一下发了大财。坐镇洛阳的直鲁豫巡阅副使吴佩孚顿感如芒在背,毕竟冯玉祥是河南督军,有地盘,又有军队,而且同在陇海线上,相距不过二百公里出头。为压制如日中天的冯玉祥,吴将其由河南督军调任陆军检阅使,驻防南苑。吴秀才狠啊!军阀无论新旧,命根子无外乎地盘与军队,两者互为表里,有地盘就能扩军赡军,不断壮大实力;有军队则稳固地盘,进一步彰显雪团效应。吴把冯从河南撵到南苑做检阅使,意在釜底抽薪,既不让新编的部队跟着走,又彻底断了冯扩军赡军的财路,防范其在河南继续做大。

▲冯玉祥检阅军队

可冯玉祥也不白给,从11岁起在军中打杂,15岁正式从军,先入淮军,又入武卫右军,后改编为北洋军,军队是他生活的全部。从这点来说,他远比秀才从军的吴佩孚更接地气,也更江湖。冯玉祥先是跑到保定,去抱直鲁豫巡阅使曹锟的粗腿,施展戏精的看家本领,扑通跪地,嚎啕大哭,愣是利用曹吴之间的矛盾,给自己找了条逃出生天的缝隙。说到这里,我提前预告下,将来说刘镇华的时候,我会讲老戏精如何被老戏骨骗了。接着冯的5个旅,都打着十一师两个旅的旗子,瞒天过海出了河南,进了北京。但问题是陆军检阅使是典型的因人设职,名义上代表陆军部负责会操及检阅部队,协调各军行动。实际上除冯玉祥自己的部队,他绝无他人可供检阅,再加长期经费拮据,冯说吴佩孚就是“置我们于绝境,使我们即不饿死,亦必瓦解”。也正因为如此,冯玉祥才努力练兵,同时引进基督教和搭上孙中山的革命线路。只是远水不解近渴,直系实际上的总军头吴佩孚,对冯玉祥忌恨甚深,每欲抽个冷子,除之后快。冯要提防吴,就得抱曹锟的粗腿更卖力,当时曹最大的心愿就是取代黎元洪,自己当总统。而黎元洪这个弱势政府,国库空空,军公教的正常工资都不能及时发放,仅冯玉祥的部队就欠饷11个月,冯大为光火。于是在1923年6月,冯玉祥联络其他军警单位,当面向黎元洪索饷,以武力参与了直系逼黎下台的运动,甚至直接赤膊上阵,逼黎即刻离京,否则将令军队入城威胁,最终迫其离京去津“避难”。后面的历史我们都知道了,曹锟于10月5日经参众两院以480票当上了“贿选”总统。

▲蒋鸿遇与冯玉祥

然而问题来了,冯玉祥觉得自己为曹锟立下汗马功劳,理应多劳多得,可派使署参谋长蒋鸿遇去到北京去领粮饷、军械,却一次不行,两次不中。蒋鸿遇对冯玉祥说:“到北京去办事,住个旅馆,你都嫌花钱多,回来还得报销。就这样,再跑一百趟也没用。你给我几千块钱活动费,不叫我报销,保险粮饷、军械,什么都给你领来。”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就是要给经办人意思意思,你意思不到,该给你的也不给你。此时替曹锟管钱的是公府收支处处长兼任北京官钱局督办李彦青,后者原先是澡堂搓澡的师傅,活儿好,小嘴又甜,一来二去就被曹锟带走,飞黄腾达了。当然还有人说,李彦青是曹的娈童,这咱就不清楚了,反正此人是曹锟须臾离不开的人物,也是个双向插头的渣男,家里面三个姨太太当着他的家,他替曹锟当家,还兼着直军军需副监兼兵站总监,说白了就是曹家的白手套,搂的钱交给曹锟的四弟曹锐去投资,钱再生钱。曹大总统批给冯部的粮饷、军械,据说是被李的太太们扣住不发。显然这里面的水太深了,各个环节都参与分肥,你少磕一个头都不行!蒋鸿遇再到北京,买了金镯子等贵重礼物,送给李的三姨太,连丫环、老妈子和各路神仙都送了门包,还单独给李彦青送去10万块,结果没过几天,不要说粮饷、枪械,连骑兵的马鞍子都领个齐全。冯玉祥气坏了:“我们的兵连一个菜钱都没有,他们竟敢这样胡作非为犯以后到北京,别人不抓,先抓李彦青。”

▲李彦青

1924年10月,冯玉祥发动首都革命,有人好心好意给李彦青报信,电话打到李家,李的恶仆骂道:“六爷刚睡下,就是杀头的事,也要等到天明!”还不到天明,杀头的兵就上门了,从被窝里掏出李彦青,派专人审讯,一天三遍打着问他要东西。要什么呢?孙冠贤、蒋鸿遇和石敬亭都没说,其实要的大头是曹锟的钱。曹锟有多少钱呢?1926年10月10日成都的《民视日报》五週纪念汇刊,做了个《北洋要人私产之大略统计》,罗列过当时71个北洋大佬的资产数目,同登榜首的是曹锟和张作霖,保守估计都在五千万以上。这是什么概念呢?

▲曹锟

正好当时鲁迅先生在北洋政府做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,这个科长相当于今天的处长,他的月薪在到1926年离开北京前,涨至330元。按照这个标准,曹锟的资产相当于鲁迅先生12626年的工资了。扯远了,咱们继续说李彦青和冯玉祥,前者虽吃拿卡要中饱私囊,在山东老家(德州临邑)修建豪宅,但在冯大刑伺候,逼迫其交出恩主私财时,却咬牙挺住了,我的你随便拿,大帅的,坚不吐口!所以冯玉祥只能拿走李彦青在京的45万私产,曹锟的大头保住了,后来便宜了不肖子孙曹士藻(曹锐之子,曹锟的养子),害了亲生的败家子曹士岳、曹士嵩。顺便说下曹锐,曹家兄弟姐妹七人,老三老四,也就是曹锟曹锐,关系最好。曹锟未发迹前,在天津跑单帮卖布头,人称“曹三傻子”,混得很惨,有上顿没下顿,全靠老四接济。日后发达了,自然对曹锐信任有加,一开始没儿子,还专门过继了后者的独子士藻作嗣子。曹锐对他三哥也真够意思,李彦青那边不吐口,冯玉祥又捉了曹锐,这货比李彦青痛快,听到消息就服了鸦片,到地一句话不说就死了。说完冯玉祥和李彦青,就得说说李宗仁在抗战时期遇到的一件类似的事儿。

▲李宗仁

当时李宗仁在湖北老河口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,两支部队的主官,都拿着蒋委员长的手令,向军政部直属的兵站申请补充枪械物资,一支是川军的二十九集团军王绪瓒部,一支是甘肃康县的军政部第六补充兵训练处,基本由新兵改编的陆军新编第一师王认曲部。然而先走程序的川军,死活拿不到该拿的东西,王绪瓒这位上将军衔的总司令都亲自出面了,人家还是一拖再拖,反正就是不给你;而新来乍到,没有尺寸之功的新编部队,却因为师长王认曲是黄埔一期老大哥,还做过中央各军事学校毕业生调查处处长,是个长袖善舞的人物,很快就申领到了物资。用今天的话说,简直是绿色通道的待遇和分分钟解决问题的节奏。五战区的参谋长王韶鸿非常纳闷,就问王认曲:这什么情况啊?王认曲一笑,说这里有“窍门”啊!委座是批下来新枪一千支,但人家兵站不给你,也是枉然,所以他决定卖掉二百支,就以这笔款项向经管仓库人员行贿,如此他尚可实得八百支,比王缵绪一支也得不到强多了。顺便说一句,五战区兵站总监石化龙是桂系的人,这里面分肥的,恐怕不止是军政部的人,桂系也有人要分一杯羹。

▲傅作义的军队

同样的情况,傅作义也遇到过。这次还是蒋委员长的手令,亲批给傅部弹械一批,可是傅在西安的办事处主任却空有批条,拿不到东西。仓库主任毫不客气地说,有手令也不行,要领武器,就一定得出钱。傅作义知道后,表示同意支付“过路费”,但希望仓库主任给一张收据。后者也是利令智昏,谁的钱都敢要,也拿惯了,顺手就给傅写了张收据。傅一瞧,胆儿够肥的,有证据在握,立刻告御状到蒋介石那里。蒋介石也不含糊,一怒之下,把这个仓库主任撤职了。可是不久之后,他又当了另一仓库主任,继续贪污拿钱吃回扣。所以,李宗仁就说;“军队为国捐躯,武器损失,弹药消耗自所难免,尚须向上级机关官员行贿才可得到补充,实为千古未有的怪现象。”李宗仁转述的傅作义行贿这事儿,其实是傅部大将董其武的遭遇,后者的回忆录里有。

▲董其武

1940年8月,董其武因此前的五原大捷作战有功,升任暂四军中将军长,蒋介石从重庆给傅作义发电,专门要董过去,单独汇报工作,毕竟“创沦陷战区收复失地之先例”,是国民党正规军第一次以胜利结束的夺城之役。蒋介石定了调子,参谋总长兼军政部长何应钦主动提出:“傅副司令长官部新整编的部队,武器装备太差,可换大部分精良装备,以加强保卫北疆的力量。” 一听这话,董其武感动坏了,谁说何应钦是亲日派?你看人家何等俯念下情?真不愧是和蔼可亲的何婆婆啊!可真等兑现的时候,何应钦却自食其言,他说:“国家经济困难,部队太多,这次只能给你们换一部分。” 好吧,我理解,可董其武接过提取武器凭单,看到只有27挺机枪,300支步枪的那一刻,几十年后他还记得那种感觉,“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满怀喜欢,像从头上浇了一盆凉水。”因为这些东西,充其量也仅能满足一个营级单位的需求。要知道1937年淞沪抗战之前,八十八师的营级单位,即装备有民二四重机枪6挺,捷克式轻机枪27挺,还有民二〇型82毫米迫击炮2门。董其武回到招待所,越想越不对劲,全国各大报章连篇累牍的盛赞“五原大捷”,蒋委员长、何部长也好话说尽,我们给你们长了脸,给全国人民涨了志气,见真章了,却被耍了个底儿掉!

▲接受日本投降的何应钦

要仅仅是账目缩水,董其武也能理解,好歹何应钦说的冠冕堂皇,可同在招待所里住,刚认识的哥们、胡宗南所属十六军军长董钊手中,那份提取武器凭单上,却写着:“该军武器,全部更换。” 这就让董其武忍无可忍,愤慨至极了,感情你们嫡系部队,养在大西北,不跟鬼子较劲,围着人家八路搞摩擦,还有功呢?傅部自1939年12月中旬至1940年4月,历经包头、绥西和五原三大战役,连续苦战115天,大量减员。其中五原一役就阵亡了1名团长、3名营长和连排长三十多人,死伤超过2000人。而鬼子方面,则宣称给傅部造成的损失是:发现尸体500具,缴获山炮2门和机枪30挺。另据五原抗日烈士陵园的统计,五原战役中傅部共战死679人,其中军官54名。董其武就说,“伤亡之重,代价之大,为我军抗战以来所仅有。” 两董两个待遇,董其武有八个字的评价:“出尔反尔,厚此簿彼!”后来绥远起义,他坚决跟党走,这是一个远因。这就是中华民国的传统配方,妥妥的民国范儿,从李彦青到国民革命军的第五战区兵站部,再到西安的仓库,到军政部长的办公室,从北洋民国到蒋记民国,莫不如此。别说自己人行贿才能领到武装,我们的地下党,解放战争照样花钱,能替解放军从国民党的兵站仓库领东西,人家还包运输,都不稀罕。又:大周末了,再附赠个八卦。

▲张灵甫

董其武在重庆的陆军大学将官班受训,老蒋给的恩典,没穿上“黄马褂”(黄埔军校),带顶“绿帽子”(陆大)也算天子门生。可偏偏碰到了张灵甫,让董其武倒足了胃口。按规定,将官班学员每人可以带一名参谋,照顾起居,用今天的话说,就是部队的“公务员”,地方上的“生活秘书”。可张灵甫作为甲级第二期里唯一的少将学员,架子大得离谱,带了两个参谋去上学,一个负责照顾起居,另一个负责替他上课。张灵甫却每天只上一节课,算是点一卯,对得起老头子了,其他的课程由参谋代他去上。不好好上课也就罢了,张灵甫的心思全在歪地方了,他花了七百万元在重庆近郊买了一处洋楼,每天在那里养尊处优,吃喝嫖赌。某个星期天,张灵甫请董其武去那里玩。董到了一看,富丽堂皇,光彩耀目,简直像一座王宫。又是舞厅,又是餐厅,看得眼花缭乱。董其武几十年后,还在慨叹:我这个在塞外前线,吃土豆睡土炕的土包子实在享不了这个福分,可问题是“这样的将领怎么能抗日,怎么不失掉民心军心?”注: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。

本文出自北朝论坛,作者 : 党人碑

想看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北朝论坛公众号beichaoluntan(看北朝)。

获取更多军事历史方面的知识,北朝论坛欢迎您。

欢迎使用浙江省网上税务局

网友点评